藏经阁娱乐

我们的八十年代

来源:首页 | 时间:2015-11-07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我们的八十年代》是由青岛名扬影视传播有限公司出品的电视剧,曾晓欣执导,李青编剧,夏雨左小青张洪睿齐襄等主演。

  该剧讲述了上世纪80年代中的一群年轻人的故事,并已于2009年3月30日在哈尔滨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首播

  那个时候,都市里能闻到田野里飘来的青草味道,穿着白衣红裙的女孩走过工厂水泥板小路,塑料凉鞋叩击出轻快的响声,一群呼啸而来的青工,把自行车转铃摁得有如冰雹落地,那会儿的冰雹都是

  干部家庭出身的女大学生满晓星毕业分配到天海化工厂做团干部,厂里有名的捣蛋鬼段玉刚看上了满晓星。这个精力过剩、浑身充满匪气的青工夸下海口,要让满晓星一周内成为自己的“马子”。满晓星则从侧面了解到这个青年工人中的“老大”有着一个坎坷的身世,她决心要感化和帮助段玉刚。两个家庭背景迥异、人生阅历相差悬殊的年轻人开始了针尖对麦芒的较量。

  绰号“小寡妇”的丁惠茹一直暗恋着段玉刚,三年前的初恋,留给她的是未婚先孕和恋人自杀的创伤,是段玉刚一直在像对待姐妹一样保护着她。满晓星的到来让丁惠如感到了恐慌,因为她逐渐意识到段玉刚分明是对满晓星动了真感情。

  技校毕业的闻安是个绰号叫“脆弱”的男孩,一直幻想着自己能够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去拯救“堕落”的丁惠茹,让她开始新的生活。而这个念头又让闻安无法面对自己心目中的“老大”段玉刚,因为他知道丁惠茹一直以段玉刚的“马子”自居。

  与段玉刚水火不相容的二师兄秦光明是车间副主任,他并不满足于只是满晓星的知音和兄长,他通过追求满晓星成为市工委副书记家中的座上宾。

  就是这样一群年轻人,在那段青涩而淳朴的岁月里,开始了一场混沌与成长的挣扎、一场爱与恨的纠缠

  1982年夏,天海化工厂操场。新来的女大学生满晓星正在带领青工学跳集体舞,二车间的老皮带人过来捣乱,调戏四车间绰号“小寡妇”的丁惠茹,从而引发了一场打架事件;满晓星被误伤送进医院,四车间的青工段玉刚等人被厂保卫科扣下勒令检查,等待处理。正值“严打”期间,董副厂长主张送交公安部门。车间副主任、二师兄秦光明对满晓星百般殷勤,让她住院等待段玉刚的道歉。在晃悠等人极力劝说下,段玉刚才去了医院,不想竟和满晓星一见如故。这引起了丁惠茹的不安;傍晚,她来到段玉刚单身宿舍,大胆表白自己的感情,表示自己今晚要留在这里。

  正当段玉刚拒绝丁惠茹的求爱时,车间主任严师傅和保卫科齐科长闯了进来。严昌泰误会段玉刚犯混不肯去给满晓星道歉,一急之下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段玉刚和丁惠茹彻夜守候在病房外,引起了满晓星对工人之间恩怨纠葛的浓厚兴趣。伤愈后,满晓星接受秦光明的邀请,主动要求见习期劳动安排到四车间。董副厂长授意秦光明把四车间搞乱,达到与乡镇企业联营的目的。两人借口设备整修让四车间暂时停工,段玉刚和晃悠、闻安、老兄弟等青工对车间命运十分担忧。秦光明借工作之便,频频接近满晓星。青工们平素反感秦光明,又都对美丽单纯的满晓星颇有好感,因此都暗自着急。

  老兄弟等人推举段玉刚出面,去搅和秦光明和满晓星的关系。大伙要满晓星选一个带班师傅,段玉刚主动请缨;不料丁惠茹却突然半路杀了出来,要带满晓星。正好严昌泰病愈上班看到了满晓星,就指定段玉刚为她的师傅;一众青工趁机起哄,唯有丁惠茹闷闷不乐。秦光明则对满晓星的家世万分留心,不过几次试探均被满晓星含糊带过。段玉刚决定要给新收的徒弟一个下马威。正好二车间和四车间有一场排球比赛,段玉刚要求满晓星参加。不料满晓星上场后,非但没有被打倒,反而把二车间专门刁难她的那些球都处理得干净漂亮。令段玉刚等人刮目相看。满晓星也慢慢融入到车间的青工们中间。

  当晚,徒弟闻安受段玉刚之托送满晓星回家,闲聊里满晓星知道了丁惠茹当年谈恋爱怀孕,流产、自杀的往事,也知道了段玉刚是个孤儿的身世,心里颇受触动。这时老皮等人在厂门口堵住了他们俩,寻衅报复。丁惠茹目睹后赶回去报信,段玉刚带人赶到,却将事情一人揽下,遭到老皮等人痛打。丁惠茹明白段玉刚是为了保护满晓星的名声,不想让厂里知道两个男人为了满晓星大打出手。谁知单纯的满晓星次日一上班就愤愤不平地把这件事告诉了秦光明,秦光明抓住这件事大做文章。丁惠茹愤慨段玉刚一片苦心付诸东流,忍不住责备了满晓星。段玉刚趁被打伤不方便上班,去监狱探视大师兄郑伯涛,郑伯涛一直暗恋着丁惠茹,对她的事情十分挂心,他再度问起丁惠茹的近况,令段玉刚有口难言。

  秦光明趁段玉刚不在车间,拉着厂领导去四车间召开座谈会,为取消四车间造舆论。关键时刻段玉刚赶到,表达了众人对四车间的感情和决心,扭转了局势。严昌泰的身体每况愈下,不久再度病倒在家,段玉刚知道后匆匆和闻安赶去探望。他又一次在严昌泰面前问起三年前的那场爆炸事故,为什么大师兄郑伯涛进了监狱,而当班的秦光明却成了英雄,发誓要追查到底,找出事故原因。但严昌泰依然闭口不谈。晃悠即将结婚,却无法满足岳母提出的要“五十六条腿儿”家具的要求,迟迟不能拿到对象苗苗的户口簿去登记,急得一筹莫展。满晓星组织青工念诗来丰富集体活动,秦光明别有用心地大力支持甚至命令大家加班参与,这使得生产进度延误下来,一心想要创高产好让厂领导保留四车间的段玉刚对这个业余活动十分不满,他在众人面前和满晓星顶了起来。

  段玉刚带领大家一起去晃悠家说服他岳母,但晃悠的岳母下了死命令,三天时间凑不够五十六条腿儿就别想结婚。段玉刚想到了组合柜的主意,很快就画出了图纸,满晓星借来幻灯机,大家聚在一起又哄又劝终于说动了晃悠的岳母改变主意。段玉刚经过这件事,对满晓星的好感进一步加深。满晓星为了诗歌朗诵会的事情特意来找段玉刚沟通,不想被老皮等人撞见。段玉刚这一次居然没有理会老皮的挑衅,而是护着满晓星安静地离开。满晓星意识到了玉刚的变化,两颗年轻的心在慢慢地接近。秦光明感觉到满晓星对段玉刚的情感,不由得妒火中烧。他找到大汪质问,大汪说出当初段玉刚打赌拿下满晓星的事情,秦光明又惊又怒。

  晃悠打家具的木料凑不够,段玉刚和老兄弟等人计划把车间里废弃的旧桌椅弄成短木料带出工厂。段玉刚担心说实话会引起秦光明的刁难,便请示秦光明说要把这些旧桌椅搬到青工宿舍。秦光明找来大汪,打探到了实情。他将计就计,先挑起满晓星与段玉刚的矛盾;又让行政科追查旧桌椅的下落;董副厂长通知了保卫科,要按盗窃罪严肃处理。满晓星异常着急,跑去行政科主动掏钱想把这批桌椅买下来,遭到秦光明的严厉批评。她又跑去晃悠家里找段玉刚,要他赶紧回厂里认错,免得进公安局。段玉刚意识到这其中是秦光明在捣鬼,一时控制不住地冲满晓星大吼大叫。满晓星委屈不已,但还是让晃悠劝说段玉刚赶紧认错。段玉刚回到厂里直接去找了侯厂长,说出厂里青工分不到家具票的苦衷。得到了侯厂长的理解,做出厂内处理的决定。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车间奇怪地发生了糨罐事故。

  段玉刚急忙带人去抢救设备,但还是得停工三天,段玉刚为此十分懊恼。大家加紧给晃悠打家具,满晓星也发动团员每天班后过来帮忙。感受到了四车间风云暗涌的严昌泰也亲自来到了晃悠家,说要给他做短工,这让晃悠感动不已。严昌泰跟段玉刚说起不久后郑伯涛出狱,希望段玉刚能多照顾郑伯涛,同时也要带眼识人,段玉刚若有所思。秦光明也装模作样来到晃悠家帮忙,一时让大伙十分别扭。段玉刚打趣要教满晓星破木料,谁知满晓星一赌气自己动手被锯子划伤了手指。段玉刚情急之下竟然当众捧过满晓星的手指放进嘴里为她止血。秦光明则拉着满晓星去了医院,段玉刚突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满晓星。晃悠认为他和满晓星之间差距太大,劝他三思。段玉刚却决定追求到底。他拉着老兄弟满大街买西瓜,要送去满晓星家里给她败火。

  段玉刚拎着西瓜来到了满家,却和先来探望的秦光明撞了个正着。师兄弟两人在满晓星和她母亲面前较起真儿来,引起了满母的反感,对两人下了逐客令。段玉刚把满晓星叫出来,主动向她表白,满晓星一时不知所措,慌乱之中表示了拒绝。段玉刚有些失落。秦光明利用厂里发五一慰问信的机会知道了满晓星的父亲就是市工委书记,他意识到这是一个人生转折的机会,决定加快进攻步伐。这天段玉刚回车间洗澡,不知谁把澡堂门口“男用”的牌子换成了“女用”,不明就里的胖曹和满晓星进了澡堂,正撞见还在洗澡的段玉刚。胖曹哭天抢地将车间闹得人仰马翻。

  段玉刚百口莫辩,严昌泰气得几乎心脏病复发。丁惠茹看不下去,为段玉刚抱不平,竟和胖曹厮打起来。眼看事情闹得越来越大,满晓星只觉无聊。在秦光明的撺掇下,董厂长,保卫科齐科长都赶来处理这件事,趁机打压严昌泰,四车间乱成一团。秦光明交待满晓星和胖曹写证明材料,满晓星一口回绝。与此同时,段玉刚因为得不到严昌泰的信任而急得拿起锥子扎自己的手。这一幕被满晓星等人撞见,满晓星冲动地跑去找厂领导想把事情说清楚,却扑了个空。丁惠茹则为了段玉刚,硬着头皮找到胖曹,说服她撕掉了证明材料。秦光明撞见乡镇企业的人给董副厂长送礼,拿这件事要挟董厂长,要求他尽快拿下严昌泰,把自己扶正。董厂长带人再次来到四车间,叫来闻安了解情况,单纯的闻安为了证明段玉刚的清白,竟把段玉刚喜欢满晓星的事情说了出来。众人反应各异。

  董厂长在众人面前逼问满晓星对段玉刚的感情,满晓星既愤怒又无奈。因为段玉刚一再出事,而且都是因满晓星而起,严昌泰看见满晓星也没好气,丁惠茹更是直接对她冷嘲热讽。满晓星回到家中委屈落泪,秦光明趁机大献殷勤,满母要求秦光明尽快把满晓星调离四车间。在董副厂长授意下,厂保卫科把段玉刚送交派出所处理。满晓星情急之下冲进董副厂长办公室。她急于替段玉刚澄清,大庭广众之下说自己虽然拒绝了段玉刚的追求,但依然相信他的人品等等。秦光明建议严昌泰去找正在局里开会的侯厂长,让他救出段玉刚。果然,侯厂长出面把段玉刚从派出所带了出来,但侯厂长对严昌泰的做法颇感无奈。下决心提拨秦光明、重新安排严昌泰的工作。段玉刚出来之后,便从严昌泰口中得知,满晓星当众说出已经拒绝自己追求的话,段玉刚心中失落。一天夜里,一个神秘的黑影摸进了根据地,偷走了段玉刚的图纸。

  闻安告诉段玉刚他一直在画的当年爆炸设备的图纸不翼而飞,段玉刚又惊又怒,隐隐猜到了是谁所为。满晓星找到段玉刚,问他是否记恨自己,段玉刚却说自己已经想通,他和满晓星不一样,日后不希望再在厂里出一丁点的错误,所以他们俩的关系到此为止。满晓星莫名委屈,把给大师兄郑伯涛买的毛衣丢给了段玉刚,抹着眼泪离开。丁惠茹也把织好的毛衣送给段玉刚,表示她是专为段玉刚织的。秦光明得知厂里的青工进修班名单里有老皮,就把这一次四车间送去学习的人员换成了段玉刚和丁惠茹。到了学习班上,老皮等人果然不断挑衅,丁惠茹几次按不下火气,却都意外地被段玉刚阻止。车间组织大家看电影,秦光明刻意安排自己和满晓星公然坐在一起。中途秦光明还情不自禁地摸了满晓星的手。满晓星离席而去,秦光明赶紧追出去道歉。段玉刚看见后也跟了出来,他支开满晓星,质问秦光明图纸的下落和当年车间爆炸的真相。秦光明百般否认后又警告段玉刚离满晓星远些,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段玉刚忍无可忍打了秦光明一拳。

  侯厂长来到四车间,宣布澡堂子事件是一场误会,同时宣布严昌泰调任厂调度室协调员,秦光明主持车间工作。段玉刚非常气愤,众青工也感到不安。在严昌泰家里,段玉刚再次质问秦光明当年爆炸事故的真正原因,秦光明提醒他好好查查当年爆炸设备的设计者。严昌泰喝止了两人。因为暗恋丁惠茹,却得不到丁惠茹的理解,闻安上班时心不在焉,导致反应罐糨罐。段玉刚赶来竟纵身跳进反应罐去抢救。满晓星目睹这一切,格外感动和心疼。她去宿舍找到段玉刚,想要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不料越说越僵。丁惠茹也来到宿舍,她拉出满晓星,跟她摊牌,告诉她不要再纠缠段玉刚。随后,丁惠茹又带着满晓星买的毛衣去监狱里探望郑伯涛,委婉地告诉了郑伯涛自己喜欢段玉刚的事情,让郑伯涛劝段玉刚接受她。

  段玉刚看到严师傅在调度室呆的郁闷,自己也心灰意冷,准备出厂去跟朋友当个体户,被严师傅严词斥责。众青工一起把严师傅请到晃悠家,分别献上各自精心准备的礼物,让严师傅非常感动。段玉刚也表示要在四车间扎下去。丁惠茹坚持把自己织的毛衣给段玉刚,并告诉段玉刚她已经去看过大师兄,段玉刚很是意外。文艺汇演在即,四车间的生产也到了关键时刻。秦光明敦促满晓星带领大伙准备诗歌朗诵节目,脱产还有奖金,但把段玉刚等几个兄弟排斥在外。段玉刚意识到秦光明这一举动后面的用心。汇演当天,段玉刚和老兄弟赶在四车间代表队之前上台,把满晓星喜欢的《致橡树》改成了三句半当众表演。让四车间上下在全厂面前十分难堪,而老兄弟和段玉刚也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拖了大家的后腿,灰溜溜的下了台。在重新组织起来的朗诵声中,段玉刚独自离开礼堂,意兴阑珊。

  众人回来责问段玉刚,段玉刚声明就是要搅黄这次演出,否则获奖参加局里汇演就还会耽误生产。不过段玉刚申明他这么做不是冲着满晓星。侯厂长决定把满晓星调去仓库完成实习期,避免再生事端。这让满晓星感到很受伤害。消息传来四车间的人都有些难受。大家都对段玉刚表示不满。段玉刚想向满晓星解释,无奈话不对味,令两人又一次不欢而散。秦光明追到海边劝慰满晓星,情难自禁之下竟然强吻晓星,遭到晓星激烈反抗。次日他又主动来接满晓星上班,并表示愿意继续当她的兄长。丁惠茹和段玉刚一起去探视郑伯涛,郑伯涛显然误会了段玉刚和丁惠茹的关系,段玉刚百口莫辩。段玉刚郁郁寡欢地回到厂里,正赶上二车间发生重大事故,二话没说就冲进去抢救。危急之中救出老皮,自己却生死未卜。秦光明看到满晓星在现场真情流露,大为嫉妒。

  在医院里段玉刚和老皮终于化敌为友。厂里要给段玉刚奖励,段玉刚却表示不要任何奖励,只要能让严师傅回车间工作。这让厂领导很下不来台。丁惠茹来给段玉刚送解毒的木耳,段玉刚心情不好,拒绝了丁惠茹。丁惠茹突然请大伙喝酒,情绪很不正常。原来是严昌泰给丁惠茹介绍了对象。丁惠茹在酒桌上言语失常,闻安看不下去,挺身而出和师傅段玉刚斗酒,两人都喝的酩酊大醉。第二天,丁惠茹穿得花枝招展、大摇大摆地去赴约会,颇有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不曾想这个离婚的男人知道丁惠茹的往事,一心只想占她的便宜。悲愤的丁惠茹回到车间,质问段玉刚到底对她什么感情。谁知段玉刚并不表态,这让她伤心至极。闻安则在众人面前勇敢地向她表达了爱意。丁惠茹赌气之下将闻安带去根据地要教他行男女之事,闻安觉得自己的感情受到了侮辱,冲动之下打了丁惠茹一巴掌。事后又拿锥子把自己的手扎得鲜血淋漓,说要以此向丁惠茹赔罪,众人苦劝无效。四车间频频出事,已是一片风雨飘摇。

  大伙来找丁惠茹劝说闻安,丁惠茹要求段玉刚下跪恳求自己。段玉刚竟真的单膝跪下,请求丁惠茹去安慰闻安。丁惠茹含泪认了段玉刚做哥哥,了却这段感情。她转头找到闻安,劝他考大学,劝他努力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闻安哭着答应下来。厂里重新讨论四车间去留问题,秦光明在会上察言观色,不肯轻易表态。侯厂长决心留下四车间、留下三盐设备。董副厂长为此对秦光明恼羞成怒,认为秦光明两面三刀,关键时刻背叛了自己投靠侯厂长。侯厂长找到秦光明,准备提拔他为正主任,同时让严师傅回来做党支部书记。秦光明建议还是提拨晃悠作车间副主任来加强领导班子。闻安突然离家出走,闻安的姐姐们跑到工厂闹得天翻地覆。秦光明找到大汪,问出丁惠茹与闻安之间的事情。丁惠茹再度成为千夫所指,在厂里恶名加身。段玉刚知道后到处寻找大汪,要敲掉他两颗门牙。

  紧急之下大汪说出自己告密只是想去干保全,好让父母安心,令段玉刚想起了自己早已死去的父母,他放下了手中的锤子,心里恶气却无处发泄。董副厂长唯恐天下不乱,把闻安出走真相告诉了闻安的姐姐。段玉刚知道后赶紧要去劝阻,满晓星也主动跟了过去。闻安姐姐们根本不听段玉刚解释,倒是满晓星的言谈举止让闻安的姐姐很是受用。段玉刚对满晓星的了解又加深了一层。秦光明挑唆师傅拆除了根据地,段玉刚很是伤心。师兄弟二人的冲突白热化。晃悠婚期临近,段玉刚本来利用厂里废弃的自行车攒了一辆坤车作为结婚礼物,但有感于最近发生的太多事情,不愿让人再抓住把柄,就主动把攒好的自行车上交给了保卫科。谁知又被董副厂长知道了,勒令保卫科当作盗窃事件处理。老兄弟愤慨不已,在车间当面指责秦光明利用大汪,陷害段玉刚。大汪深受刺激。派出所派人拘走了段玉刚,满晓星等人找到侯厂长为段玉刚打抱不平。秦光明看出侯和董两位厂长不同的态度,只好表态要从轻处理段玉刚。

  段玉刚从派出所释放出来后谁也没见,直接跟着自己的哥们地龙南下广州倒卖衣服,一则为了赚钱,堂堂正正给晃悠买一辆新车,二则也是为了寻找闻安。秦光明告诉晃悠准备提拔他做车间副主任,晃悠预料到这件事一旦成真,必将伤害他和段玉刚之间的哥们情义,一时左右为难、陷入沉默。在董副厂长调唆下,闻安的姐姐们跑到工厂抓住丁惠茹大吵大闹,当众骂她破鞋、勾引男人。丁惠茹不堪忍受,在回家的路上撞大卡车自杀,被送进医院抢救,生命垂危。众人为她献血,严师傅也赶了过来。晃悠决定推迟自己的婚礼。段玉刚在飞机场找到了一直渴望飞行的闻安,并将他带了回来。晃悠告知他丁惠茹出事,段玉刚赶去医院看丁惠茹,丁惠茹听说闻安安然无恙,抱住段玉刚痛哭失声。

  秦光明刻意找到段玉刚,告诉他晃悠被提拔为车间副主任的消息,意欲挑拨两人之间的关系。段玉刚把从广州带回来的折叠伞送去给满晓星,一种异样的感觉在两人之间生发出来,段玉刚向满晓星承诺,等这些事情都过去了,要当众说出他的心里话。晃悠开始准备婚礼,闻安却迟迟不肯去看望丁惠茹,段玉刚又诧异又愤怒。丁惠茹不顾大家的劝阻,主动去闻家找到闻安,当着大家的面跟闻安把话说开,闻安和家人都深受感动。大家为闻安的回归重新又坐到了一起,老兄弟却对晃悠即将升任的事情冷嘲热讽,段玉刚也因为这件事对晃悠心存芥蒂。一场聚餐不欢而散。众人找到因郁闷而喝多了的段玉刚,却发现他把准备送给晃悠的新自行车拆了砸了。晃悠为此痛心不已。

  丁惠茹找到满晓星,告诉她如果爱段玉刚,就不能让他和晃悠闹掰,否则他会后悔一辈子。满晓星找到酒醒后的段玉刚,段玉刚有些后悔,但还是嘴硬,不愿去参加晃悠的婚礼。晃悠把拆散的自行车零件凑齐,熬了一个通宵把这辆车子又重新装了起来。满晓星推着晃悠攒起来的车去找段玉刚,劝说他出席晃悠的婚礼,段玉刚终于把自己和秦光明之间的恩怨向满晓星和盘托出。董副厂长迫于乡镇企业的压力,央求秦光明在厂务会上配合他解散四车间的动议。秦光明权衡再三,找到侯厂长,揭发了董副厂长为四车间联营一事收受贿赂的情况,赢得了侯厂长的全面信任。晃悠的婚礼当天,就在大家为段玉刚不在而遗憾的时候,段玉刚穿着一身崭新的西装出现了。众人心中释然。满晓星和秦光明一起送了维纳斯雕像作为给晃悠的新婚礼物,被胖曹等人误会了他们俩之间的关系。丁惠茹告诉满晓星,希望她不要脚踩两只船。

  满晓星了解到大伙的误会,要求段玉刚在众人面前说出他的心里话,段玉刚当着所有人的面对满晓星说出了“我爱你”。众人反应各异。胖曹明白自己误会了满晓星,丁惠茹则突然宣布她已经决定停薪留职,去当个体户。为了维持婚礼的气氛,也为了不让丁惠茹难过,段玉刚张罗大伙强忍着心中的感伤,热热闹闹的闹洞房。倍感失落、提前离开的秦光明被女朋友胡秀玲堵在了家门口,他提出分手,被胡秀玲断然拒绝。胡秀玲告诉他,再提分手就去厂里闹,就说他生活作风有问题,彻底断了他升迁的路。老兄弟因为丁惠茹的离开,再次挤兑大汪拍马屁,大汪深受刺激。满晓星的父母察觉到女儿正在恋爱,都十分担心,拐弯抹角地询问试探。

  满晓星感受到了来自家庭的压力,来劝说段玉刚上夜大,被段玉刚拒绝,严昌泰也劝她离开段玉刚,说她和段玉刚不是一路人。在父母追问下满晓星忍不住直截了当地告诉父母自己和段玉刚恋爱了。满父满母闻听如五雷轰顶,找到秦光明希望他能劝止段玉刚和满晓星的交往,并正式向秦光明亮明了满父市工委书记的身份。秦光明意识到自己的机会到来了,旋即找到侯厂长,说自己可以作为厂里的特派员去跟满父联络,以便了解上面的有关政策。侯厂长应允了。董厂长因为经济问题突然被捕,厂里人心惶惶。严昌泰则办了提前退休的手续后,不辞而别。厂里到处风传他是去乡镇企业赚钱,令段玉刚烦恼不已。一直被众人劝说去考大学的闻安突然也闹起辞职,说要帮丁惠茹打开局面后再回厂里。段玉刚急得赶去劝说,耽误了去见满晓星父母的约定,引起满父满母的不快。

  段玉刚送满晓星回家,索性决定当天夜里就去见满父满母。满晓星十分感动,两人拥抱在一起。这一幕却被出来散步的满父满母撞见。满父满母告诉了段玉刚他们的立场,段玉刚却也坚持说自己不会放开满晓星的手。满父满母找来秦光明商量对策。秦光明和侯厂长商量后安排满晓星去团校学习三个月,以此来阻隔段玉刚和满晓星之间的感情进展。大汪突然闯进秦光明办公室大吵大闹,给送进了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厂里终于下了决心,要把四车间和乡镇企业联营,段玉刚来找秦光明说个明白,秦光明觉得时机已到,当着大家的面说出了当年那套爆炸的设备正是段玉刚的劳模父亲段友海亲手设计,从一开始就存在严重的设计缺陷。而爆炸发生后,郑伯涛正是为了保住段玉刚父亲等人的劳模地位才坐牢的。段玉刚心目中一直引以为傲的英雄父亲形象轰然倒塌,他痛苦地把父亲留下来的劳模证等付之一炬,气得严昌泰心脏病发再度入院。段玉刚从师母那里得知严昌泰提前退休去乡镇企业是为了摸清他们的技术,心里更加愧疚。

  心力交瘁的严昌泰在交代了自己和段父对四车间对工厂的感情之后辞世而去。段玉刚痛彻心扉。秦光明从狱中接来郑伯涛为严昌泰奔丧,他显然对郑伯涛说了什么,使得郑伯涛认为严昌泰是被段玉刚气死的。郑伯涛当着师傅的遗像质问段玉刚,受到太多打击的段玉刚伤心而绝望,根本无心再为自己辩解什么。郑伯涛要他等着,等自己出来再和他算账。随着电闸一个一个关闭,诺大的车间安静下来;四车间终于停产,众人心里都不好受。厂里和乡镇企业联营的政策是满晓星的父亲在饭桌上予以肯定的,这让满晓星一直觉得愧对四车间的伙伴们。根据厂里政策,需要从四车间抽调几个青工去乡镇企业,晃悠和段玉刚都主动请缨。只有老兄弟说什么也不去。满晓星也认为没有必要坚持,四车间的设备早已过时。两人不欢而散。

  满晓星满怀惆怅地收拾东西准备去团校学习。秦光明则刻意安排段玉刚等人上午体检,晃悠帮助段玉刚溜出来去送满晓星,但还是迟了一步。车站外遇上了满父满母,满母对他严词相加,伤透段玉刚的自尊。老兄弟申请停薪留职,被秦光明拒绝,他一气之下决定直接辞职,自己开饭馆。段玉刚和老兄弟他们吃散伙饭回到宿舍,看到收发室留的纸条满晓星要他回电,但一想到满母的话,玉刚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电话。周日,满晓星按照约定在团校苦等段玉刚,谁知秦光明到省里出差,顺路把满母带来看她,还安排了晚上带他们一起看芭蕾舞剧。段玉刚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去团校找满晓星,门卫告诉他满晓星去了剧院。他赶去剧院,却正好看到秦光明陪着满晓星和满母有说有笑的进场。段玉刚黯然离去。秦光明见满晓星闷闷不乐,试图开导她,却引起满晓星的反感。秦光明情急之下告诉满晓星,段玉刚对她的感情起根儿上不过是源于一场青工之间的打赌。

  满晓星当即赶去段玉刚所在的向阳红化工厂要找他说个清楚。这时从团校回来心灰意冷的段玉刚已经和小猫一起去县里为工厂讨债。满晓星又赶去县城。满父满母得知满晓星孤身去了向阳红,很是担心。满父安排秦光明陪满母前往向阳红。路上满母向秦光明透露了满父可以为他调动工作的意思,但条件是他不能和满晓星有情感上的纠葛,最好能抓紧时间把婚结了。满晓星找到了段玉刚,正要质问他,却正巧遇上大田公司派来的流氓在围堵段玉刚和小猫。危急之中,满晓星冲上去举起砖头对准自己的头颅,震慑住那群流氓,小猫和警察赶了过来。在旅馆里,满晓星出于自尊向段玉刚提出分手,段玉刚表示接受。满晓星黯然离开。满晓星在长途汽车站遇上了满母、秦光明还有晃悠和闻安等人,正准备离开,却看见小猫跑来;满晓星急忙和众人赶去大田公司。这时段玉刚正以命相逼田经理还钱,田经理被逼答应,副经理冲过来用大花瓶砸倒了段玉刚,满晓星一头撞倒了副经理。把昏迷的段玉刚搂在怀里痛哭。

  厂里把段玉刚等几个青工又都召了回来。讨债一事让侯厂长和保卫科齐科长彻底改变了对段玉刚的看法。段玉刚则劝说满晓星离开自己。心灰意冷的满晓星递交了请调报告,准备离开天海化工厂。她找到段玉刚,一起在车间的院子里栽下了两棵树,以此作为彼此感情的见证和告别。次日老兄弟的兄弟饭馆开业,大家聚在一起,却没有等来满晓星,她给大家留下一封长信之后只身离开了,信里对每一个人都表达了祝福和情感,却唯独没有留给段玉刚只言片语。郑伯涛即将出狱,感到了威胁的秦光明央求满父尽早调动,并主动向胡秀玲求婚。郑伯涛出狱当天,秦又赶在众人之前接走了郑伯涛,将段玉刚一番控诉。郑伯涛由此彻底误会了段玉刚,他找到玉刚,狠狠地打了他一顿,还逼迫他把和满晓星一起种下的树苗拔了。

  厂里重新召开职代会,讨论三盐组去留的问题。秦光明在会上宣布了自己和胡秀玲结婚的消息。与此同时,侯厂长和满父都对秦光明的调动问题有些动摇,秦光明苦思对策。丁惠茹和晃悠找到郑伯涛为段玉刚辩白,郑伯涛回身找到秦光明,要他为四车间和三盐组说话,出乎意料的是,秦光明居然答应下来。他在职代会上突然改变态度,力保三盐组,并为促成和向阳红化工厂联营的事情引咎辞职,以退为进,终于迎来了借调函。侯厂长找到段玉刚和晃悠,通知他们恢复四车间生产,并让他们担负起振兴四车间的重任。四车间重新热闹起来。段玉刚再次试图撮合郑伯涛和丁惠茹,被丁惠茹拒绝。

  段玉刚感念秦光明力保四车间和辞官不做,委托大师兄请秦光明一起在老兄弟的饭馆吃顿饭。不想秦光明来到老兄弟饭馆得意地宣布自己已经调到市工委,并大大奚落了众人一顿。闻安高考失利,但却坚定了继续考下去的决心。丁惠茹成功地劝说郑伯涛回车间工作,众人都看出了两人关系的不一般。一年后,闻安考上了航空学院。成功调离了天海化工厂的秦光明生活上却付出了婚姻不幸的代价。一直坚守在四车间的段玉刚得到一个消息,满晓星的父亲因为秦光明的举报而被调查,不久便因肝癌去世。段玉刚千方百计联系到满晓星,希望能用三盐组伙伴们的友谊温暖满晓星,甚至不惜谎称自己已经有了结婚的对象。倔强的满晓星不愿受到同情,也谎称自己有了男朋友,拒绝回到四车间的伙伴们中间。丁惠茹已经渐渐喜欢上了郑伯涛,但却被郑伯涛拒绝,这令丁惠茹十分伤心。

  段玉刚要求满晓星帮自己做两件事,一是等闻安接到录取通知书后为他践行,二是促成丁惠茹和郑伯涛之间的感情。满晓星意识到这个集体依然需要她,逐渐开始回归到这个集体中,丁惠茹也时不时和胖曹一起去探望满母,让满家重新有了笑声。闻安临走之前,大伙儿为他庆祝,满晓星终于再次走进了四车间。老兄弟请求满晓星去告诉大汪,要聘请他来自己的饭馆工作,算是弥补当年嘴上缺德。厂里开始新一轮的分房,政策上是向已婚的工人倾斜,这让晃悠和段玉刚都开始为郑伯涛和丁惠茹之间的关系着急。丁惠茹不甘做段玉刚和郑伯涛之间让来让去的人,断然拒绝了他们的说和。秦光明回来办手续调动,对众人态度高傲,唯独想要跟满晓星解释满父一事,却被满晓星冷言回绝。

  郑伯涛警告秦光明,得意时不要太猖狂。秦光明则再次以丁惠茹为由头挑拨郑伯涛和段玉刚的关系,同时劝说郑伯涛调离四车间、调离工厂。厂里要进行工人技师评选,四车间的名额只有一个,晃悠和段玉刚约好要真刀真枪地比一回。但郑伯涛却要求段玉刚退出技师评选。段玉刚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把自己准备的论文写上了“郑伯涛”的名字。段玉刚的突然退出让晃悠很是窝火。郑伯涛终于向丁惠茹表白了自己的感情,却不料尾随而来的段玉刚和晃悠顺嘴提到了分房的事情,丁惠茹误会郑伯涛只是为了分得房子才向他表白。两个人不欢而散。郑伯涛辞职去了深圳,留下的信中说明了自己逼迫段玉刚退出技师评选,是为避免哥们之间为了这事争出什么不愉快,他觉得晃悠才是能带领四车间往前冲的人,就像当年段玉刚的父亲。他同时也表达了对丁惠茹的真情实感。丁惠茹知道自己误解了,她决意要去深圳找回郑伯涛,并开始亲手缝制自己的嫁衣。

  段玉刚在满晓星帮助下得到了设计院的技术支持,开始系统调查当年爆炸事故的原因,准备改造三盐设备;只是满晓星还在误会段玉刚已经有了女朋友,准备再次离开。丁惠茹得知晓星并没有男朋友,想法把她留下,然后出门去给段玉刚打电话,让他马上来见满晓星。段玉刚满怀欣喜地赶向丁惠茹的裁缝铺。丁惠茹放下电话,在过马路时宿命般地又被一辆大卡车撞倒。弥留之际,惠茹向晓星倾诉了自己对郑伯涛的歉疚,也希望郑伯涛能揭开这么多年纠缠在他们师兄弟之间的那个心结。得到消息赶回来的郑伯涛站在人去屋空的“丁香裁缝铺”里,终于下定决心要揭开当年爆炸的真相。他找来秦光明,召集起所有人,将自己对爆炸事故的记忆和疑问和盘托出,而段玉刚这么多年来对爆炸事故的研究正和他的记忆契合在一起,事故的原因水落石出。秦光明仓皇逃离车间。经历过风风雨雨的段玉刚和满晓星,终于再一次在当年两人亲手栽下的小树苗前,并肩而立……——完——

  绰号“二炮”,他父亲是厂里劳模,文革中受后,他成了孤儿。是四车间和严昌泰师傅收养了他,因此他对四车间怀有深厚的感情。他聪明、手巧,是厂里的技术尖子,也是社会上的能人;幼年时的坎坷生活让他养成桀骜不驯的性格,他爱憎分明,讲义气,是青工们的精神领袖,在社会上也很吃得开;只是他的爱憎分明有时失之偏颇,常常会伤害了爱他的人们,他的义气保护了朋友,却也往往束缚了朋友。在社会变革的大背景下,为了保卫他心爱的四车间、为了维护四车间这个大家庭,他经历了惨痛挫折;当他悟透了做人的真谛后,他变成了一个有责任感的真正男人,也收获了线]

  绰号“小脾气”,市工委书记的女儿,是一个热情、浪漫、坚强的女大学生;她的理想是成为一名诗人。大学毕业后,她和父母约定到工厂体验三年生活,为未来的创作做准备。在得知段玉刚的坎坷经历后她暗暗发誓,她要用知识将他影响改造成为最优秀的工人。然而现实生活远比诗歌复杂得多,她的热情、单纯,她的家庭背景使得她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一个又一个感情与是非的漩涡,受到一次又一次有意或无意的伤害。自尊心极强的她在事业和爱情中彷徨、苦闷;直到她的家庭发生重大变故,她的人生陷入最低谷时,她才有机会重新审视自己,完成了涅盘再生的历程。

  段玉刚的二师兄,厂里最年轻的车间副主任。他是这个工厂里唯一肯去书店里买诗集的男人,他有才能、有心计,更豁得出去,他寻找着每一个机会以求出人头地,为了出人头地他更可以舍弃甚至出卖一切。他的心里一直装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满晓星的到来让他意识到了人生的转机,他精心营造了他和满晓星的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最终他获取了自己希望的成功,但却是以牺牲自己的婚姻幸福、牺牲了在众人眼里的尊严为代价。生活是公平的,他内心深处的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

  绰号“小寡妇”。漂亮、勇敢、痴情。是那个年代人们心目中的“风流女人”。初恋留给她的是未婚先孕和恋人自杀的创伤。她比任何人都渴望真诚的感情,也甘愿为所爱的人付出,她的可爱和悲剧都源于此。她一次次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幸福,又一次次受到命运的捉弄。对段玉刚的单相思让她迷茫而痛苦,也让她一度变得不可理喻。当她终于找到感情的归宿,即将迎来自己的幸福的时候,一场意外却让她香消玉殒。

  本名黄优,一个沉默少言而有责任感的男人,心灵手巧,是段玉刚最交心的朋友,同时又是事业中的对手。社会的开放和厂里的小气候让这对好兄弟的关系一度产生了裂痕甚至对峙。只是他和段玉刚一样,在他们心目中,四车间这个大家庭是他们永远的家,四车间的精神是他们永远的魂魄。为了保卫四车间,他们甘愿付出一切。

  《我们的八十年代》以改革开放初期的工厂生活为背景,讲述了那个特殊年代的感情故事。该剧围绕主人公的爱情主线展开,演绎了一群青工的青葱岁月。而那个年代的年轻人深深刻印着时代的

  烙印,满怀理想地投身于四个现代化的建设,永久牌自行车,海魂衫,喇叭裤等时代标签作为那个时代的产物在剧中一一出现,再现线后们体会太多值得反思的感情理念,更让50、60后们重温属于他们的青春以及青春记忆中的瑟瑟酸楚与丝丝甜蜜。也正是这样的一个青涩而纯朴的年代成为了两代人共同的感情交接点,引发两代人的精神共鸣。该剧力求最真实的回归,再现那个时代的真挚情感,突破了人们传统观念中把“纯爱”局限于男女之情的刻板印象,将“纯爱”扩大到人间大爱,包括男女恋情、兄弟情、师徒情以及其他一些社会情都志在回归到人性最真实的那一面,试图唤起现代人内心深处最不可企及的最柔弱的那部分感情


[!--vurl--]

藏经阁娱乐相关

    无相关信息